法制日报刊文谈老虎伤人事件:不能强迫动物园承担无限责任

  • 时间:2019-07-23 14:19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客观地说,宁波这位死者比北京那位伤者所犯的错误还要严重,如果说北京那位伤者还可以用“重大误解”作为托辞的话,宁波这位死者实在找不出正当的理由,而且他的故事中也没有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他挺身而出,让他多一点悲情与尊严。可是一些人,特别是一些“精英”却偏偏选中了这样一个人来为之辩护,看来精英就是精英,他们已经厌倦了普罗大众的常识性思维,而一定要显示自己卓而不群的“独立思考”能力。

  这两起事件有一个共同之处,就是受害者都不愿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个人责任,一定要动物园来为自己的错误埋单。而这一点,也折射出了民众法治意识的不足与误区。近年来,随着法治的深入人心,民众权利意识高涨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权利与自由是个好东西。但是权利意识的提升并不代表法治意识的提升,法治的真谛在于权利义务相统一。权利与义务、自由与责任分别是一枚硬币的两面,人在享受权利的同时要履行义务,在行使自由的同时要承担责任,一个人越自由,他的自我责任就会越重。世界上没有只有权利没有义务、只有自由没有责任的事。所以,我们越强调权利,就越要准备承担更多的责任与义务。法治社会既是个人权利得到充分保护的社会,同时也是个人必须承担相应责任与义务的社会。

  就老虎伤人这个事件来讲,动物园的责任来自于动物园的过错,过错是动物园承担责任的前提。动物园在这个事件中到底有没有过错,还需要有关部门的调查结论,这里不能先入为主,但死者家属认为“动物园就不应该让无票者进入”这种说法显然站不住脚。仅从常理上推断,没有一个公园会主动放逃票者进入园区,尤其是民营动物园,门票收入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,更不会忽视门票管理。而公园的管理是为大多数正常游客设计的,不可能专门为那些挖空心思的逃票者设计防逃票措施,公园只要尽到了正常的管理义务就可以了。www.hk4040.com

  当然,可能还有人会说,民法上不是还有一条叫无过错责任吗?的确,民法上确实有这样一种“严格责任”的规定,但是只要我们稍微了解一下就会知道,所谓无过错责任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适用的,我国民法和侵权责任法在动物园管理上都有规定,不适用无过错责任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无过错责任的适用还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受害者或者说是被侵权人,也没有过错,否则依然不能适用。

  动物园作为经营方,与受害者个人相比的确是强者,但是我们也不能强求动物园承担无限责任,否则就有悖公平原则,毕竟两者在法律上是平等的民事主体。“我弱我有理”那种话在心里偷偷想想也就罢了,www.345504.com,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。

  大概在十几年前,我国的司法是有一些乱象的。曾经出现过见义勇为者追小偷,小偷被车撞伤,却判决见义勇为者承担赔偿责任的案例。这种奇葩案例多了,不仅搅乱了人们的正常判断,也导致社会对司法失去了信心。所以这些年来司法全力纠偏,强调司法审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。司法审判不能有悖于常识,朴素的正义观告诉我们,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不应该也不可能得到合法的赔偿。逃票进入动物园的行为是犯错,不是犯罪,其社会危害性也小得多,但是在逻辑上两者是相通的,即错误的开始不能导出正确的结果,法律保护的是正当合法的权利,而不是违法行为。

  可能还有一些人冲着美国梦准备移民美国,我总说千万不要阻拦他,估计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会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,目送他离去——他要准备吃苦了。

  一个民族素质是在潜移默化中培养起来的,它和人的学历、经历不一定成正比,下车的女性据说还是硕士学历,是高材生,然而因与家人的小小摩擦至规矩而不不顾,图一时之快,造成祸伤及母亲家人。

  其实除了男足,日本的女足也已经悄然崛起,只是很多球迷不关心女足的赛事,不知道罢了!早在2011年女足世界杯上,日本女足就战胜了美国女足,最终获得了世界杯冠军。而今年日本U20女足以3比1击败了西班牙队,获得了U20女足世界杯的冠军。这样的成绩就连中国女足巅峰的时候都不曾做到。

  眼瞅着儿子长大成人,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如果任由他这般发展下去,将来肯定是废人一个。于是,在父母的安排下,他跟着亲戚跑点小买卖。魏某的父母本想,儿子以前闹事是因为年龄小,现在年龄大了,应该知道好歹,而且还有亲戚在旁边帮忙管教,任他有三头六臂,也不会生出什么事端。事实并非如此,如同长不大的孩子,魏某在外面一如既往地瞎混,经常惹事生非,不但自己没少挨揍,还连累亲戚生意赔了血本。记者了解2008年,魏某因敲诈勒索他人曾被法院判有期徒刑两年。

  不知道今年,是因为李湘想收敛了,还是因为“王岳伦事件”变得低调你好意思再请朋友了!不过钧钧表示:有钱也是自己赚的!既然理想觉得就想给女儿这样的生活也无可厚非!但这样的教育对孩子真的好吗?大家觉得呢?

  法治从来不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。社会道德与规则是法治的基石,抽离了社会道德与规则,法治不可能独立存在。所以,虽然从感情上我们对受害人的不幸遭遇感到同情和惋惜,但是从法律上我们不能强迫动物园承担无限责任,为受害人的错误埋单,否则法治就会从平等保护变成“恃弱凌强”,而这同样不是法治的本意。